尾声

小说:葬礼之后作者:兰道先生更新时间:2018-12-12 01:18字数:159658

两天前发生的一切在我看来就像一场梦。我闯入执法者的庄园,被抓起来,接受审判,最后被判无罪。

卡斯尔身上的伤口正在慢慢复原,但他那个可以在阳光下行走的标记不见了。执法者为了惩罚他,最终连同皮肉一起挖走了它。我却一点都不遗憾,这样他终于不用每十年陷入一次沉睡,我们相处的时间会更多。

我摸了摸自己的那枚标志,然后掏出了一把银色的匕首。就在这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收起武器打开门,看到祭司黛芙妮站在门外。

“他还好吗?”她坐在卡斯尔床边,问我。

“好了很多。”我说,“伤口也在愈合。”

“执法者们只是执行公务,给了他适当的惩罚。”黛芙妮叹了口气。

“我明白。我们现在都活着,这就很好了。”我半跪在卡斯尔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谢谢您。”

黛芙妮微笑起来,“你应该感谢莱安。如果我没猜错,他偷看了很多伪经。但他的任务只是用血鉴别伪经真假而已。”

从卡斯尔打算复活开始,莱安就在一直帮助他,帮他翻译伪经,为他准备防止中毒的草药,帮他逃过执法者的追踪,甚至将“五月花”号送给他,让它成为了“月食”号。

“‘月食’号……怎么样了?”我想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审判结果是归还以诺基石,上面所有有罪的血族一并斩杀。”黛芙妮淡淡说道。

“那朱利安……”船上所有的人,或许都是因为罪有应得,但惟独那个棕色头发的青年,他帮助我良多,我不能看他死去。

“他很好。”黛芙妮站起来,指了指门口,我看到朱利安就站在门外,身着他一贯的棕色礼服三件套,对我微笑。

他手上拿着那块以诺基石,身边站着文森特。

就在这时,卡斯尔睁开了眼睛,我稍微将身体前倾,吻了吻他的额头。他的一条手臂揽住我的脖子,努力凑上来吻住我的嘴唇。

这个吻对我们来说来得太晚了,也太珍贵了。

黛芙妮看着我们,就像看着一对别扭的恋人。如果最开始就知道审判结果如此,我们会不会早一些面对?但如果不经历这些,我又怎么会爱上卡斯尔?我们的爱,开始于痛苦之中,在痛苦的洗礼中成长,却收获了圆满的结局。

卡斯尔看着黛芙妮金色的眼睛,梦呓似的说了一句:“您很像我的一位朋友。”

“那么,不必代我向他问好了。”黛芙妮站起来,准备离开,“我带朱利安和文森特去处理剩下的事情,你们好好休息吧。莱安的事情,我会与其他审判者商议,不要担心。”

“因为他是撒狄厄斯的血契对象。”卡斯尔轻声说道,“我不会和他说起这件事的。”

黛芙妮白色的长裙滑过门框,“谢谢你。”

***

所有人都走后,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卡斯尔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不知道他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多久,但我不在乎,只要他还在我身边,就够了。

“进来吧。”我对着门外说道。

尤金换上了执法者的统一制服,站在门外。金色长发与衣服的颜色形成反衬,熠熠生辉。我走出去,然后关上了门。整个幽深黑暗的走廊里,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两天前的审判,谢谢你。”我先打破了僵局。

尤金低头站在我对面,然后突然伸出手拥抱了我,然后松开我,轻轻亲吻了我的额头。

“我为之前做过的一切道歉。”

“你没有必要道歉。”我扶住他的肩膀说。

“原谅我依旧爱你,但你不必有负担……我会祝福你们。我亲爱的弟弟。”他声音有些发颤,他盯着我的眼睛,然后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也是,我的哥哥。”我小声说。

尤金放开了我,也放开了他自己,对于他来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他将永远是我挚爱的亲人。

我掏出怀里的银色匕首,将一块手帕咬在嘴里,随后解开衬衣扣子露出肩膀,对准那个标记狠狠剜了下去。

霎时鲜血汩汩地流出来,我倚着墙慢慢滑坐下来,几乎将嘴里的手帕咬破,冷汗从我的额头冒出。

我想做这件事已经很久了。伤口慢慢愈合,鲜血开始回流,最终皮肤光滑如新。我慢慢穿好衣服,走回卧室。

卡斯尔安静地睡着。

我跪在他身边,亲吻他冰冷的手。现在我又变回了畏光的生物。

“如果你在黑暗里,我宁愿舍弃光明陪着你。”

***

卡斯尔的情况还是时好时坏。他有时会一天都醒着,但有时一天都在沉睡。我们在美国待了很久,目睹了战争所带来的一切后果。

1865年1月31日,在华盛顿,国会以119票对56票通过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废除奴隶制,将修正案送交各州认可。

南方邦联的难民饱受战乱之苦,战争结束,食物紧缺,物价飞涨。医院里的医生和女人都在吃老鼠,而那些老鼠前不久还在停尸间死去的士兵身上爬来爬去……

林肯连任了,但不久之后的4月14日,总统在华盛顿福特剧院观看喜剧《我们的美国亲戚》时,被演员约翰布斯刺杀,4月15日上午七时二十分,亚伯拉罕林肯与世长辞。

那是一个雨天,噩耗在几分钟之内经过电报传遍了全国。

文森特整整一天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他失去了塞缪尔,现在连他敬仰并为之奋斗的人也溘然长逝,我可以理解他。

“林肯虽然死去,但他留下了一笔可贵的财富。”我在门外对他说。

过了很久,我才听见屋里的人回应我:“您可以陪我去看看他吗?”

我们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往华盛顿,只为了去看一眼林肯被安放在白宫东翼的灵柩。随后他将被安葬在林肯的第二故乡——伊利诺伊州的春田市。

灵柩车经过我们面前的时候,文森特抓紧了胸口的项坠,不住地亲吻它——里面存放着一缕橘色的头发,那是塞缪尔唯一的遗物。

运送灵柩的火车花了十四天时间,沿着林肯当年赴任前往华盛顿的路线原路返回,在早春寒冷的雾气与朦胧的山河之间,走完了一千六百六十二英里的返乡之路。

后来发生在春田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只记得我买到了一本诗集,里面有这样一首诗:

棺木在大街小巷里穿行,

日夜顶着那使大地昏暗的巨幅乌云

卷起的旌旗十分壮观,城市披上了黑纱,

……

哀歌的凄凉声音倾泻在棺木的四周,

灯火暗淡的教堂,颤抖着的风琴——你就在其中行进,

钟声在不断地敲响着,敲响着,

就在这里,缓缓经过的棺木啊,

我献给你我那小小的一枝丁香花。

***

我最后带着卡斯尔回到了英国,找到了莱安当年留给他的那栋房子。他似乎清醒了许多,醒来的时候就和我说话,但说不了几句就又会沉睡过去。黛芙妮让我不要担心,他只是一时不能适应没有十年休眠期的状态。

我一直守在他身边,半跪在他的床头,紧握他的手。

那双灰眼睛慢慢合上了。我的脸贴上他冰冷的手,那上面再也没有阳光的温度了。他问我:“为什么要握着我的手?”

“因为你的手很冷。”

“我又要睡过去了。”他说,“抱歉。”

“当你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一定是我,卡斯尔。”

“我真幸运,我的爱人在我熟睡前,再一次爱上了我。”他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我将头埋进他的颈窝,抵在他胸口。

我不是再一次爱上你,而是第一次爱你,而我会一直爱下去,如你爱我,直到永远。

我悄悄吻上了他的唇,在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的时候,拉上窗帘,与他一同沉睡。

——d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