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唏嘘不已

小说:岁月打湿情长作者:卿久久更新时间:2018-12-13 00:14字数:115946

常存又问我:“和周婧逛了一天街吗?”

我愣了一下说:“恩,我在家待得无聊,就和她逛街了。”常存有些内疚的搂着我说:“自如的手术做完以后我就带你和孩子出去玩。”

“她的手术...成功率有多少...”

常存脸上的表情变了变说:“山南,你希望她的手术成功吗?”

我毫不犹豫的说:“我希望她的手术成功。”

常存的脸一下舒展开来说:“为什么?”

我想了一下说:“我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我知道剥夺一个人行走的能力,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常存以前就不能走路,我知道这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难受。常存我的搂在怀里说:“我就知道你一直都会是我爱的那个姑娘。”

我们准备睡觉之前,李准突然来电话了。不过这一次不是打给我,是打给常存的。

常存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把电话按了免提,我听见李准沉默了一会说:“我想...明天见见孩子,买了些东西要送给她。”

常存看着我,是在询问着我的意见。我把电话捂住说:“你想咕噜见他吗?”

常存善解人意的说:“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这么久以来,他受的煎熬已经够多了。”

我知道常存这样说的意思就是同意让我和孩子见他了,常存对着电话说:“你定个时间和地方吧,明天我送孩子去见你。”

第二天中午常存特意赶回来接孩子去见李准,我不放心让四姐和常存过去,就跟着一起过去了。

可是我们到了地方以后李准迟迟没有出现,常存医院还有事有些着急,就给李准打了电话问他现在在哪。结果李准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李准一向是个守时的人,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不应该迟到,甚至连电话都不接。

过了一会我得电话响了,一看是白月如打来的。接通以后她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说:“李准...他出事了...本来我们...今天是要见孩子的。”

“出事了?”我看了一眼常存,常存有些惊讶的示意我继续说。

白月如带着哭腔说:“他在工地上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挂了电话以后我给常存说了李准出事,常存皱着眉头说:“最近怎么一件事接着一件事?”

李准本来只是自言自语,可是我却听得心惊胆战。是啊,先是徐自如,然后是李准。而且两个人都很严重,我不相信这只是巧合。我越想越害怕,为什么他们两个出事的时间偏偏是我哥回来的时候?

常存看我一直在发呆连孩子哭了都没发现,就说:“要是担心你就去医院看看吧。”

“我不是担心...我只是觉得...”

常存很体谅我的心情,宽慰的说:“没事,你去医院看看吧。”

我点点头说:“那你送我去那家医院。”

后来才知道李准转院了,已经被送到了徐自如住的那家医院。那家医院是医资力量最好的医院了,李准当然会转到那里去。

我和常存一起赶到医院以后李准还在做手术,白月如一个人守在手术室门口。她看见我们来了就走过来说:“谢谢你还能来看我儿子...”

我看了一眼白月如,原本容光焕发的贵妇人好像一瞬间苍老了不少,我和常存坐在长椅上一起等着手术结果。

我一转头,看见拐角处闪过去一个人影,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人应该是樊忻。

徐自如就住在这家医院,樊忻也在这家医院上班,他出现在这里应该是理所应当的,没什么。

手术做了大概有三个小时,医生一脸疲惫的走出来以后说:“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就是会留下严重的车祸后遗症。”

白月如听了以后着急的抓住医生袖子说:“什么后遗症?”

“病人得了严重的脑震荡,以后或许还会出现视力不佳、睡眠质量下降、幻听这些都是有可能的。还是看后期的回复吧。”

白月如点点头就跟着护士进病房了,我给常存说:“他没事了,你去看徐自如吧,我也想回家了。”

常存看着我说:“那我就不送你回去了,你自己打车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看着常存走了以后我就拿出手机打给了我哥,约他出来见面。

我哥来了以后手里还提着一份杨枝甘露,放在桌子上说:“这次是给你一个人吃的,尝尝看地道不地道。”

我生气的把杨枝甘露推到地上说:“是不是你干的?”

他惊讶的看着我不说话,然后愣了几秒钟说:“山南你怎么了?”

我几乎是吼着说:“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可能是我声音太大了,周围人都过来了,我这才压低声音又问了一遍说:“我问你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我哥还是不承认,看着我说:“山南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李准在工地上出事,是不是你干的?”

水北笑了一下说:“这是他的报应来了。”

我努力压低声音说:“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你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

水北脸上突然呈现出一种阴森森的表情说:“难道他们做的事情就不是犯法的吗?”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哥,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他若无其事的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说:“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只能说如果是意外,那就是他的报应。如果是人为,就是有人替我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

听了水北的话我才算送了一口气,他从小到大就不会撒谎,从来都是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我看着他继续说:“哥,我不许你有这种想法。”

“为什么?我们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难道不清楚吗?这几年你过得日子,我过的日子是什么样你不清楚吗?难道你心里就一点都不狠吗?”

“我恨,我怎么不恨?曾经有好多次我都想杀了李准自己也一死了之。可是你知道是什么让我坚持活到现在吗?就是你,哥,是因为你还活在这世上,我也要活着见你我才能坚持到现在的。”

水北听了我的话喉咙动了动哽咽的说:“小山南,是哥对不起你...”

我抓住他的手说:“哥,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你千万不要做傻事知道吗?我不敢想象如果没了你,我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我哥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好,哥答应你。”

知道李准这件事不是水北做的以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开来李准这件事是意外了。

心情好起来以后饭量果然也大了不少,和我哥美美的吃了一顿饭以后才回家。

晚上常存回来已经是大半夜了,我才知道今天不仅李准做手术,徐自如也在做手术。

常存回来以后一脸的疲倦,看见我只是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走过去站在沙发后面给他轻轻捏着肩膀,说:“她的手术怎么样?”

常存声音沙哑着说:“还不知道结果,至少要过一个星期才知道。”

常存大概和我那天一样是着急上火了,我去厨房给他泡了一杯胖大海茶端出来。

常存喝了一大杯水声音听起来总算是好点了,他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去洗澡睡觉了。

这一周对徐自如来说是煎熬,对常存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煎熬呢。

本来这一周常存不怎么去医院了,结果今天中午突然被医院打电话叫过去。我看常存神色匆匆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几乎是一下瘫软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空洞无神。

四姐从来没见过常存这个样子,我让她去婴儿房看孩子,然后坐在他身边说:“医院那边怎么说?”

常存像是喃喃自语一样说:“废了...废了...”

“废了?什么意思?”我的手心一下出了一层冷汗,我不明白常存这话的意思。

常存一下吧的青色胡茬看着我说:“自如的腿要截肢。”

截肢?!我吃惊的说:“为什么会截肢?不是从美国请来了专家吗?”

常存弯着腰抓着自己的头发说:“我以为只要请来最好的医生就可以治好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360搜索 Μiao_bi-ge。 com 岁月打湿情长 更新快

常存这么内疚一定是因为他人为是请了这个美国医生没做好手术导致的,可是之前我听医院的医生说过徐自如可能会高位截瘫。比起高位截瘫,截肢至少会好那么一点点。

我轻轻掰开常存的手指头说:“你别这样...这件事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

常存摇着头自言自语说:“怎么办?自如一定不会同意截肢的...”

“如果不截肢会有什么后果?”

“腿部开始感染,一直向上走,然后会因为感染死去...”

我知道常存每说一个字心里都在滴血,就连和徐自如有那么多恩怨纠葛的我,现在听到这个结果都好唏嘘。

常存一直保持着弯腰低着头的动作,我担心他这样自己怪自己会憋出事,就一直安慰他。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