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死亡日记

小说:水伯娘山传作者:姚古更新时间:2018-12-13 00:28字数:166068

    结束后,跟安小全朝夕相处的师傅们,一个个先后去世了。死得最英雄的就是神医安道全,他在那段人妖颠倒的日子里,倍受磨难,借酒烧愁,患上肝癌,虽然后来当选上了市政协委员,但来日无多。单位要送他到省城最好的医院治疗,被他婉然谢绝了。他说他要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看看用中草药来治疗肝癌有什么效果,既使治不好,摸索出一点经验也好。于是他自己开药自己治,把每一天的感受都叫看护他的儿子安小全记录在案,他临死时,舌胎像蝉退般脱下一层壳,安小全把它像舍利子一样保存在玻璃瓶里,作为勇于献身的见证。

  死得最热闹的就是电喇叭宋江,他十个子女,送葬那天,光是亲戚就排了一里路长,还不算工友、朋友呢。

  死得最干脆的就是闷头鸡公孙胜,中秋节七个女儿带外孙回来吃团圆饭,饭后在家里开了三桌打麻将,女婿们为了让岳丈大人高兴,有意输钱给他,公孙胜打了一晚上牌,天亮时见赢了许多钱,站起来大笑三声就走了。

  死得最豪气的就是瞄得准张青,过大年五个女儿回来聚会;张青不是说了吗,没有酒不开门。五个女婿各买了茅台、西凤、汾酒、老窖、五粮液。从前张青不富裕,虽然好酒,喝得多是水牯冲。现在好啦,女儿们送来的全是高档名酒,把酒都开了,老子今天开开洋荤,女儿、女婿各人敬他一轮就是十杯酒啊。张青老婆忙着招呼外孙,再说那酒瓶都是陶的、瓷的,喝去多少也不知道。张青一时高兴,喝得太多、太杂,脑血管爆裂,一命呜呼。家人送他去火化,焚尸工说,他们最喜欢烧这种人了,连骨头也让酒精泡过的,一点就着,一烧就化,谢谢。如果遇上一个肥尸烂肉的王八蛋,半天烧不完,大过年的还要加班加点,讨X闲!

  死得最搞笑的就是牛魔王刘唐,他跟老婆吵架,拿了一根扁担说,你别过来,来犯必歼!老婆拍着胸堂大叫,来呀、来呀,有本事朝这来呀!刘唐吓得一步步往后退,退到水缸边,一屁股坐到水缸里去了,结果大尿泡挤破了,老婆赶紧送他上医院,半路上就驾鹤西返。

  死得最离奇的就是老狐狸吴用,有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他买了两斤橘子,用报纸包着去挤公共汽车,结果报纸挤破了,橘子撒了一地,有几个滚到车厢下去了,他爬到车底下捡,乘车人多,司机怎么知道车下有人,车一开,就把他压死了。

  死得最不值的就是美国佬朱武,他也跟阮大郎一样,患了肺病,最后严重得要住院,老婆说医院脏,死活不让他住院,并在跳蚤市场向巫医求得祖传秘方,亲自煎药给丈夫吃,朱武吃了三回五回就魂归神位。

  死得最可怜的就是山蚂拐卢俊义,他是脑溢血死的。由于修理钟表高度的用眼力、用脑力,和长时间的在灯光下工作,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是他们的职业杀手。卢俊义父母先他而去,他又没成家,工资都跟朋友们烟酒茶去了。那天安小全刚好出差回来,赶到卢俊义家一看,只见卢俊义头发长长的,光着一双脚,躺在地上的草席上,他妹妹啥也不懂,光知道站在一旁哭泣。

  死得最苦楚的就是妖本佬石秀,他退休后赶上厂里不景气,没钱为他报销医疗费。加上他子女单位的效益也不好,儿子还下了岗。他再次住院的时候,就走极端了,拔去针头,掀去输氧罩,拒绝医治,为的就是别再给子女增加负担,可怜天下父母亲啊。

  死得最凄凉的就是左拐子戴宗,中他与妻子因观点不和离了婚,戴宗没有住房,长期包租在旅社里开房,工资大部分交了房钱,每天只啃一两个烧饼或一碗面条打发日子,因为营养不良而过早去世。

  死得最悲情的就是大口盅阮小二,他半身不遂,妻子带着儿子远走高飞,阮小二的一切都由弟弟阮小五照顾着。阮小五已经是安小全他们厂的技术科长了,厂里要开发新产品,他要出差学习,就委托亲戚照看哥哥。谁知亲戚也病了,阮小二就饿死、冻死在床上。

  死得最心酸的就是莲藕薛勇,他闲云野鹤贯了,改革开放后,他就抛妻弃子,一个人云游天下去了。先在江中打了一段时间的鱼,后来水域被污染了,没鱼可打,他就神算子算起命来。又后来患了鼻咽癌,鼻子老是流血不止,也没钱医治,结果死在床上四天了才被邻居发现。

  死得最冤枉的就是安小全交的第一个朋友小唐,中他是个逍遥派,什么组织也没参加,只因两派群众组织搞武斗,小唐的长相跟某个头头相像,结果被另一派的人误杀了。虽然后来误杀他的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人死不能复生呀。

  最让安小全扼腕的就是马大侠的死,他是开摩托送朋友去机场赶飞机出车祸死的,朋友没死他却搭上了一条命,头天晚上,安小全还跟他约好喝酒的呢。

  白门教授白胜死后,家属到厂里大闹天空,说他为工厂奉献了一生,劳苦**高,提出了二十一条豪华要求。因为厂子不景气,厂里半条要求也没满足他们,家属自讨没趣,只好悄然撒离。

  裴如海因玩弄女性被判了三年徒刑,刑满正赶上开始,在押人员,一律暂缓释放,结果一缓就是十年,等结束他返回原单位,不久就患肝癌死了。

  晁盖无疾而终,享年九十九岁。

  柴进为了扭转本系统的经济形势,活活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市里为他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自觉去参加追悼会的企业职工,不下四五万人。大家都在感叹,这样的公朴太少了。

  改革开放后,水伯娘山城建扩大了五六倍,当年的熟人熟事,都不知搬哪居住了。所以,大头鱼张叔夜、干豆角燕青、潘巧云、豆腐西施不知所终。

  开始后,小橄榄金翠莲也被夺了权,安小全入团的事也就吹了。后来革委会成立,她又官复原职,十年,一直从事政工工作。结束后的一段日子,人们对搞政工的人十分厌恶。后来金翠莲患了子宫癌,死前有个回光返照,她从医院出来,回到单位走走、看看。对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同事,门市部的人,居然一个个装聋、装瞎、装哑,不理睬她。只有安小全对着她笑了笑,金翠莲也向他回报了一个复杂、无奈的笑脸,从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二十年之后,安小全偶尔跟儿子谈起这事,他说,如果那一天他没有向金翠莲报以笑脸,也许他要自责一辈子。

  只有猴驼张三和地包天阎婆惜老夫妇俩还好好地活着,早上进公园跳跳舞、吊吊嗓子,然后手拉手去市场买菜回家做饭,享受着天伦之乐。有一次,安小全还在晚报上,看到有关他俩的金婚幸福生活的报道。

  (第二部,写安小全下岗后,跟四个女人的感情瓜葛,以及和劳教人员、赌徒、无业游民的爱恨情仇。)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