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大结局

小说:单身妈咪:总裁别太坏作者:蓝血人1更新时间:2018-12-12 01:18字数:401989

陌曲水停止了挣扎,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线,而夜流觞炽热的唇已经噙住她,放肆的吸吮着,舌尖橇开唇片,扫过齿颚,霸气的攫取一切。

激烈的吻让两人气息变浓,身体紧贴着,摩擦出点点的情火。

忽然这时,夜流觞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有刹那间的中断,似乎是不想接这个电话,但却经不起打电话的人反复的拨打,他终于是放开了陌曲水,起身去听电话:“俏俏,什么事?”

“流觞,我想见你。”殷俏俏说道。

“我马上来。”夜流觞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当夜流觞走了出去之后,陌曲水一个人躺在床,房间的灯光依旧,窗外的月光依旧,只是,人已经变了。

是他提出来要进行夫妻义务,可是做到了途中却又离场,而离场的原因竟然是情人的召唤。

夜流觞,你当陌曲水是什么?

不知不觉的,泪水湿透了枕头。

陌曲水不明白自己为何还会哭得这么伤心,仿佛泪腺特别的发达,像是装了水龙头一样。

而夜流觞去到了殷俏俏之处后,殷俏俏拿了一张医院的化验单给他看。

姓名:殷俏俏,妊娠日期:50天。

夜流觞看了没有什么表情,而殷俏俏则开心的道:“流觞,现在怎么办?”

“你若喜欢就生下来,不喜欢就不要了吧!”夜流觞淡淡的说。

“我要生下来,这是我和你的爱情结晶,以前我不懂得珍惜,也不明白一个孩子对于两个大人之间的重要性,可是我现在明白了,流觞,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殷俏俏所着他的腰,“有你,有我,还有孩子,组成这个世界的爱,好不好?”

夜流觞垂眸,似乎没有听到殷俏俏在说什么,在殷俏俏再次问他时,他点了点头,“好。”

当殷俏俏开着跑车在学校门口挑衅的望着陌曲水,陌曲水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转身就走。

“陌小姐……”殷俏俏叫住她。

“请叫我殷夫人。”陌曲水不甘示弱,至少目前她还是夜流觞法定上的妻子。

殷俏俏掩唇一笑:“很快就不是了,看看这是什么?”

她说着,就将那张怀了孕的化验单拿给了陌曲水看,陌曲水感觉到拿在手上的哪是什么化验单,简直就是一个能令世界毁灭于一旦的生化武器。

这就是昨晚夜流觞离开海景别墅的原因吗?那么她此刻还有什么好说的。

陌曲水觉得无话可说,她以为她能接受夜流觞在身体上的不忠,可是,当拿着这份化验单时,才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她根本就是接受不了。

当殷俏俏开着跑车得意洋洋的离开后,陌曲水强忍着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晚上,陌曲水回去之后,夜流觞已经在了。

“夜流觞,我们离婚吧!”陌曲水觉得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坚持的了。

她已经是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如果婚姻就是这样的委屈求全,她宁愿不要。

夜流觞看着她眼睛还有些红肿,沉默着没有说话。

陌曲水冲上去,一手揪着他的领口:“夜流觞,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我们离婚!离婚离婚离婚……”

在无限个离婚的回音之后,夜流觞终于开了口:“好……”

“女儿归我!”陌曲水流着泪道。

夜流觞继续沉默着。

“你已经有殷俏俏给你生孩子,你还要我的女儿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嫁给你也是因为女儿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千娇在你的手上,我是不会答应嫁给你的。夜流觞,从你抢我女儿的那一刻起,我就恨你恨你恨死你了……”

陌曲水一边哭一边恨恨的说,她还一边捶打着他的肩膀。

夜流觞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他大吼一声:“离就离,女儿你带走。”

签字离婚的那一天,陌曲水没有再流泪,或者是一开始的眼泪已经流光了,而现在她要坚强起来。

陌千娇拉着陌曲水的手,她望着高大的夜流觞:“爹地,我和妈咪走了……”

夜流觞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而陌曲水则拉着陌千娇头也不回的离开。

结束了吗?

就这样的结束了吗?

陌曲水问自己,结婚一场,离婚一场,到头来都是空,是空空空。

明知道结婚是心不甘情不愿,为何在离婚的时候,还是会心伤呢?

不明白,她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一如,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都是想不明白的一样。

君岫寒听闻了陌曲水离婚的消息,又主动承担起照顾她们两母女的责任。

可是这一次,陌曲水拒绝了:“岫寒,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我不想任何人帮我,我只想安静的生活,和千娇一起,不受任何人的打扰。你给我一次独立的机会,好吗?”

君岫寒听到这话,虽然是很受伤,但还是尊重了陌曲水的决定。

“曲水,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好,可是,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我永远都站在你的身边,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义不容辞的心甘情愿的。”君岫寒诚心诚意的说道。

“谢谢你,岫寒。”陌曲水低声说道。

就这样,陌曲水带着陌千娇独自生活,她想要遗忘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而殷俏俏在梦想着等待着夜流觞娶她的时候,夜流觞利用殷家的身份,将夜氏暗夜产业成功洗白,但却对娶殷俏俏讳莫如深。

失望了的殷俏俏对夜流觞威逼利诱,反而是不得结果,而夜流觞只是说:“这一生,我想要的女人,都只有陌曲水一个。”

“可是你答应过我……”殷俏俏不服气。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答应你。”夜流觞冷意泛起。

殷俏俏扶着肚子:“我有了你的孩子,夜流觞,你总不能反悔吧!”

“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自从我结婚以后,我就没有碰过陌曲水以外的任何女人。”夜流觞眯了眯眼睛。

“那我……”殷俏俏不敢相信的望着他,“这孩子……”

难怪,这几次她和他欢爱的时候,要不就是她醉了,要不就是在黑暗中没有人说话,原来……原来……

殷俏俏恨声道:“夜流觞,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的。”

----------

陌曲水失踪了。

君岫寒怎么找也找不到她的踪影,他将陌千娇放在了姐姐家里,然后去找寻。

当他发现了是殷俏俏带走了陌曲水,用来威胁夜流觞之后,他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俏俏,别做傻事,你放了曲水,凡事都好商量。”君岫寒喊道。

只见在大桥上,殷俏俏用自己的手枪抵在了陌曲水的脑袋上,两人一起站在了大桥边,而大桥下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川流不息的车辆正从桥上经过。

“君岫寒,你来做什么?我要的是夜流觞来这里。”殷俏俏疯了一般,“不准上前,君岫寒,不准上前。”

君岫寒看着殷俏俏微微突出的肚子,不由转移了话题:“俏俏,你已经是做妈咪的人了,怎么会意气用事?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孩子着想啊。”

“别给我提孩子的事……”殷俏俏更加激动了,而抵在陌曲水脑袋上的手更加颤抖,随时都有擦枪走火的趋势。

“好好好,我不提,你别这么激动,你冷静下来。”君岫寒马上道,“我马上找夜流觞过来这里。”

陌曲水看着深不可见底的大海,她和殷俏俏就这样的站在了桥边,在面对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还是想不明白,爱情,真的能让人如此疯狂吗?

很快,夜流觞赶了过来。

“殷俏俏,你发什么疯,你马上放了陌曲水。”夜流觞怒吼道。

殷俏俏看着他:“夜流觞,你终于来了吗?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的。你娶不娶我?”

“不娶。”夜流觞斩钉截铁。

“你有没有爱过我?”殷俏俏的手乱舞着,而手枪也移动着。

夜流觞的双眸如冰:“没有。”

殷俏俏没有想到,即使是她此刻的境况,他还这么说,“我给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现在说愿意和我一起生活,我就放了陌曲水,否则我会先打死她,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她……”

陌曲水一直看不懂夜流觞,既然是和殷俏俏有了孩子,两人而且是在一起那么多年,为何会走到这一步?

而夜流觞绝情绝义的态度,不仅仅是殷俏俏觉得寒心,就连陌曲水也深感他的狠心。

夜流觞只是冷声道:“你拿任何人都要胁不了我,殷俏俏你马上放了陌曲水,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否则别怪我对不客气!”

“怎么?打死我吗?”殷俏俏哈哈大笑,“那么好,我就先当着你的面打死陌曲水……”

就在殷俏俏扣动扳机的刹那,陌曲水看着夜流觞:“照顾好千娇……”

这是她最大的牵挂,她没有办法放得下陌千娇,无论她有多恨夜流觞,但也抹杀不了陌千娇是他们孩子的事实。

“砰——”

枪声响了!

陌曲水闭上了眼睛。

这一刹那,她从十八岁开始,和夜流觞所有的恩恩怨怨、爱爱恨恨全部都跑了出来,一幕一幕的在眼前不断的放大……

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

为什么?人在离世之前都感觉到不疼痛的吗?

而且脸上还有**的感觉呢,陌曲水蓦然睁开了眼睛。

而倒下去的却是殷俏俏,她的手枪掉在了地上,手上满是血,而双腿也有鲜血渗出……

“曲水……”君岫寒跑了过去,扶住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陌曲水。

而陌曲水只看到夜流觞丢下了手中的枪,然后一直站在原地,凝视着苍白着一张脸的陌曲水。

“救护车……”君岫寒拨打了电话,然后将殷俏俏送上了救护车。

这一次的事件,夜流觞持枪杀伤殷俏俏被逮捕,而殷俏俏送往医院,生命已经无大碍,但右手已经不能再持枪,而且体里的孩子也没有保住。

彭贤一直为着夜流觞即将的开庭案而忙碌着,陌曲水一直未曾出现,就算夜流觞最后被判正当防卫而无罪释放,陌曲水也没有再见他。

在夜流觞被捕期间,夜烙痕出现了,他将夜氏暗夜产业抢了过去,而夜流觞无罪释放之后,也没有再要回来。

时间转眼已经到了冬天,这个冬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冷。

陌曲水带着陌千娇独自生活着,没有什么比平静的生活更让人觉得自在了。

而陌离染带着陌印和夜烙痕一起生活,当陌离染带回来一个消息:“曲水,还记得夜天骄吗?”

“记得。”陌曲水点了点头。

陌离染握着她的手:“你是不是一直以为天骄是殷俏俏所生?其实你想一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殷俏俏能和你在同一天生孩子,何况真是殷俏俏所生,夜流觞又怎么会开枪打孩子的母亲?”

陌曲水惊呆了,“难道说……难道说天骄和千娇都是我所生,他们是双胞胎……”

陌曲水带着这样的疑问来到了海景别墅,夜天骄和夜流觞都不在这里,管家说他们出去了,要晚些时候才会回来,于是陌曲水就在这里等待。

晚上的时候,陌曲水独自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在夜流觞的大床,而且那个无耻的男人正在对着做着无耻的事情。

“夜流觞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夜流觞就已经压制住她,并强行进入她……

这一场欢爱结束之后,陌曲水又累又痛,她强撑着身体,盯着夜流觞:“我要告你强……”

“你来这里,不就是表明你想要吗?”夜流觞不要脸的说。

陌曲水不想跟他再纠缠,只是恨声道:“夜流觞,夜天骄是不是我的儿子?”

“现在想起要问了?”夜流觞狡诈的笑了笑。

“果真是我的儿子对不对?”陌曲水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尽管她的力气已经被他耗尽,这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没有什么作用,但却让夜流觞变了脸色。

陌曲水哪顾得上那么多,她骂道:“你为什么从来不肯告诉我?我们母子近在咫尺,却从来不知道,夜流觞你个王八蛋,我恨你我恨你恨死你了……”

恨吗?是吧!她对他从来就只有恨意。夜流觞扬了扬眸:“我现在告诉你,确实是。”

“我要见天骄。”陌曲水说着就从床爬起来。

夜流觞却哼了一声:“今天晚上他不在这里。”

“你是存心的!”陌曲水当然是不相信他,而是自己跑去了夜天骄的房间,果然是不见孩子在这里,她又跑回了夜流觞的房间里,“我要见天骄,我要和他生活在一起。”

夜流觞半撑着身子:“那你和千娇就搬回来住。”

“你……”陌曲水见他又这样威胁她,她不由怒道:“夜流觞,你永远都是这样死性不改,你和我在一起,却又搞大别的女人的肚子,你对婚姻不忠,你对我不忠,我不会再和你在一起的。何况,我在你的眼里是什么,就是一个可以造爱的女人罢了!”

夜流觞凝视着她:“陌曲水,你想要怎么样?你说要结婚,我就结婚,你说要离婚,我也同意了离婚,我对你哪里不好,我哪里对你不忠,当李莎莎亲了我的唇你就满脸不高兴,我还会在婚后和殷俏俏鬼混吗?你可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也没有跟她再上过床,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那么我呢?我在你的眼里又是什么?你从来就不会在意,你从来就觉得我是个掠夺者,掠夺了你的初次,掠夺了你的孩子,掠夺了你和别的男人的幸福生活,陌曲水,我是个男人,我不会将对你好不好挂在嘴边,你说要走,难道我求你别走吗?这就是我对你的心意吗?”

陌曲水咬了咬唇:“那你爱我吗?”

“……”夜流觞没有回答她,却起身去点燃了一支烟。

陌曲水窝在了沙发里,失望的转过了头。

沉默,难耐的沉默。

陌曲水没有见到想见的人,也没有等到自己想听的答案,反而来这里还赔上了自己的身体,她站起身,然后离开。

“陌曲水,明天就和千娇搬过来住。”夜流觞沉声道。

以前搬来,是为了女儿,现在搬来,是为了儿子。陌曲水觉得,她的人生就是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难道属于她的一曲流觞曲水,只是阴谋下的产物吗?

最后,为了儿子,陌曲水还是选择了妥协。

当新的一年来到时,当夏天里荷花儿开得正美时,也迎来了龙凤胎的生日。

第一次一家人为孩子过生日,两个孩子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而夜流觞和陌曲水也互相凝望着彼此。

生活,总是要慢慢的磨合,有的人磨合得幸福了,有的人磨合得分开了。

而他们,最后的结局呢?

陌曲水总是觉得,她和夜流觞身体上的契合度最高,男人爱不爱她不知道,反正爱她的身体就是了。

夜流觞为自己自辩,男人说爱太过于矫情,通常用做的多过于说的,就像是承诺一样,说出来的承诺明显不够做出来的承诺给力,爱也是一样。

可是,无论怎么样,这一家人还是会吵吵闹闹,陌曲水和夜流觞之间还是会有摩擦不断,可是,这就是生活,最真实的生活,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话故事,也会有另一个版本的存在。

至少最后的最后,夜流觞有没有说出他爱陌曲水呢?夜流觞说,等他们的爱做到很老很老的时候,做不动的时候,才坐在午后的阳光里,再慢慢的细说年轻时缠绵的爱。

所以,陌曲水得等,一直等下去,等他说爱她。

某年某月某一晚,某海边某别墅某房间里传来一声**般的怒吼:“你要谋杀亲夫?”

某女人也火大的道:“沉沦在肉——欲里是可耻的!”

某男:“我就要这可耻的行为!”

某女:“我不要!”

某男:“你要的——”

“不要,不要,不要……”然后是无限回音之中……

大家久等了,送一千字聊表等待的心意,蓝迟一些时候回来发新书,祝大家在小阅网看书愉快。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