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小说:翻身王妃硬上弓作者:花满江湖更新时间:2018-12-12 01:21字数:203259

大结局(3355字)

那个女子,在自己面前绽放出倾世容颜,之后就变成金色的蝴蝶飞走了。

不要,不要走,雨诗……

猛然从梦中惊醒,萧辰夜摸着自己的面颊,有滴泪落了下来,心脏像抽离一样痛了起来。萧辰夜猛然站起身来,冲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这个夜晚,她明明就要做上公主了。受百姓爱戴,受万民敬仰,她的世界,就要变得与自己一样而又陌生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觉得她就要离开了,为什么心如此痛呢?

冲出萧王府,萧辰夜一眼就望见了天边金色的蝴蝶。

梦里的一切,忽然间就走了出来。

“金色是我力量的颜色。”

望着那金色,忽然记起了那夜她的话。

颤抖的看着,萧辰夜摇头,撕心裂肺的大喊:“不要!”

你说金色是你力量的颜色,可是你并没有告诉我,这金色的蝴蝶会把你带走。

不准走,我不准你走。

———————

辰星和随风落在梁雨诗面前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流了一地的鲜血。

苏云无助的抱着她,满眼是泪的看着落在自己面前几步之遥的辰星和随风。

辰星面容苍白,脚步啷当。随风的眼睛几乎要脱离眼眶一般的呆愣在原地。

不肯能,这不是真的,之前她还好好的……

“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泪眼朦胧的看着满是身是血的梁雨诗,辰星的心撕裂一般的痛了起来。

她是我的神女,是我最心爱的人,是谁给你的权利,准你伤害她了!

黑色的眸子变成吃红色,辰星忽然面无表情的举起了右手。

凭空而出的红莲花瓣瞬间飞落成他手心的剑。

“孤要杀了你,为我的神女报仇。”

苏云笑,闭上眼睛,安静的抱着梁雨诗。

“快点动手吧。”

你杀了我,我就能去陪她了。她不准我死的,可是如果我被杀了,就不算是自己死的。我就可以见她了。

随风的剑靠近苏云的时候,梁雨诗的忽然的张开了双眼,在她身边的血液,渐渐生出了美丽的红莲。

金色蝴蝶,渐渐飞落,绕着红莲舞动。

梁雨诗温柔一笑,伸出手挥散了红莲花剑,对辰星道:“不要杀苏云。我身上流着苏云的血液,是我束缚了他,现在我想放他自由。”

苏云摇头,哭着求她。

“雨诗,让我陪你一起死吧,我活不下去的。”

梁雨诗看一眼他,侧目去看辰星,辰星也低头看着她。

“辰星,你的力量,显现出来了,对吗?”

辰星点点头,蹲下身来道:“我带你回去。”

梁雨诗点点头,伸出手抚摸着苏云的面容,请求道:“苏云,把匕首拔出来吧。拔出来之后,一切都会回到最初,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苏云颤抖的摇头,黑发垂在两侧,哀伤的看着她。

不行,会死的,雨诗你会死的。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我的苏云,你忘记了吗?你说过,愿意为三太子做任何事情……”

苏云闭上眼睛,肩膀不停的耸动,伸出手,握住那冰冷的匕首,心像是被撕成了碎片一样,生疼生疼。

微一用力,匕首瞬间拔了出来。

梁雨诗眸子一瞬间瞪大了,之后又恢复了原样。在苏云额头上吻了一下,梁雨诗含着泪轻声念道:“忘记吧,忘记梁雨诗这样一个人,忘记三太子。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吧。”

如果我是你的羁绊,是我是束缚住你的锁,那么我就把这锁打开吧。

忘记我吧,只有忘记我,你才能自由的活着。

苏云,你要幸福,即使你的记忆里不再有我,我也还是会远远的祝福你。

梁雨诗将手放在苏云的额头,辰星重叠着手放在她的手上。一阵光芒闪烁之后,苏云眼角还带着泪水,就这样晕了过去。

辰星看一眼倒在地上的苏云,一佛手,人便消失了,回到了属于他的地方去了。

梁雨诗松口气,整个人猛然向后倒去。

辰星连忙伸出手抱住她。随风也赶了过去,焦急的问:“雨诗,你怎么样?”

四周金色的蝴蝶越来越多。

梁雨诗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她一定会在那个地方归去的。

再也不能看上他一眼了,再也不能触摸到他了。

想到这里,眼里的泪水便掉了下来。

有人说,当人要死的时候,脑海中闪烁过的人影,便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梁雨诗的脑海里,此刻全部是那个人的样子。

他笑、他怒、他蹙眉。

每一个动作,都如此清晰。

抓着辰星的手,梁雨诗虚弱的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答应我,不要让萧辰夜知道……我不在人世的……事情。”

我不要他难过,伤心,我更不需要对他解释任何。就让我随着这悠悠长河,埋葬在他的记忆里吧。

即使他再也想不起我,也没有关系。

我爱他,无怨无悔的爱过他。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风中,红莲花散,金色蝴蝶翩然而远。

萧辰夜追寻着蝴蝶而去,什么都没有寻到。

最后蝴蝶终是消失了。

后来的后来,白月和萧辰夜,寻遍了整个江南的里里外外,并未曾发现她半点踪迹。

就连辰星和随风都消失了。

能找到的她唯一的青梅竹马,失忆了。

存在记忆里的这个女子,如梦幻一场,在那个金色蝴蝶飞舞的日子,翩然离开了。

黄粱一梦,到底是谁入了谁的梦中……

他们再也分不清楚。

——————————

六年后……

逍遥游世的萧王爷从云雨峰上不慎摔下悬崖,命陨于当地,未能找到尸首。

放下手中的折子,白月有些苍老的面容上含着哀伤。

花无歌走了,萧辰夜走了。

物是人非之后,才忽然发现,这些许年间的猜忌、提防,到底是为哪般。

“洛云,大哥错了呢,一直都错了。”

洛云哀伤的摘下官帽,轻声道:“大哥,其实二哥和三哥,从来都没有对大哥不忠,他们一直都知道大哥有心提防他们。大哥,你并没有错,只是放不下的太多。洛云以前也放不下,现在终于放的下了。”

这王爷之名,这荣华富贵,都不如好好的,找个人一直白头到老。

———————————

萧辰夜跌落悬崖之后,浑身酸痛的倒在了不知是哪里的地方。

身旁开满了红色的花朵,他眼角流着血,看不清楚那是什么花朵,只依稀觉得似曾相识的美丽。

是不是要死了呢?啊,死了也好,死了就轻松了。

“铮~”一声琴音悠扬的传来。

萧辰夜闭上眼睛倾听,那优美的声音,让他几乎沉醉。

“喂,你是谁呀。”一个好听的童音传来。

萧辰夜张开双眼,看到面前一个模糊的小小人影。

小小人影见他流血,蹲下来拿出手帕为他擦着眼前的血迹。

“你怎么了呀,流了这么多血。”

萧辰夜笑,逗她:“我啊,我从天上飞下来了,摔断了翅膀。”

小小的人儿拿掉手帕,鄙夷的说道:“什么摔断了翅膀,你一定是不会飞,还硬要学鸟。你傻呀你。”

萧辰夜好笑的看着那个小小人影,当看清楚她童颜的瞬间,萧辰夜顿时瞪大了双眼。

那张容颜,那双水眸。

即使是孩童的容颜,也依然可以预见她未来的美貌。

好像,和那个女子好像。

萧辰夜不能动,只好焦急的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娘亲叫什么名字?”

小小的人儿歪着头,咬着手指道:“看你长的这么帅,也不像是坏人,我就大方的告诉你吧。我叫雨夜的,我娘亲叫神女。”

萧辰夜心一动,猛然想到了什么。

“雨夜,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小的雨夜笑了,水眸闪烁着好看的光。

“这里,是神隐之都啊。”

神隐之都,神女……

放眼望去,终于看清楚四周的花朵了。

那成片连绵的花朵,是红莲呵。

午夜梦回,总在自己夜间绽放的花朵。

一只金色的蝴蝶飞过眼前,熟悉的声音远远飘来,引得萧辰夜几欲落泪。

“夜儿,你又顽皮了,快回来。”

“唉,娘亲,你快来看看啊,这里有个怪叔叔。”

雨夜说着就要跑向自己的娘亲,萧辰夜却猛然拉住她,满眼是泪的道:“小雨夜,先不要叫你娘亲过来,帮我带句话给你娘亲好吗?”

“你这个人真麻烦,要我带什么话。”

萧辰夜含着泪水,颤抖的说道:“告诉她,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问伊自别后,金蝶可仍然为那个人开着。”

雨夜点点头,跑过去对梁雨诗说了他的话。

梁雨诗的泪涌上了眼眶,捂住嘴巴,对雨夜道:“告诉他,金蝶仍然为那个人开着,敢问他是否已心许她人。”

雨夜抱怨了句真麻烦,转身跑到了萧辰夜身边,说了这句话。

萧辰夜咬着唇,流着泪,忽然大声喊道:“梁雨诗,我爱你!我未娶她人!我一直在寻找你,现在,我是否找到你了?”

梁雨诗捂住嘴巴,一步一步走向他,直到走到他身前,泪眼朦胧的俯视他。

“找到了,可是我不能出这神隐之都,一出去就会死。”

“没关系,只要找到你,这辈子,我都要在你身边。”

梁雨诗俯身下来,轻柔的吻了他的唇。

四目相对,两个人终于握住了那双久久不能握在一起的手。

“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孩子,姓什么。”

“傻瓜,雨夜,雨夜,当然姓萧。”

当一切繁华落尽,喧嚣渐静,爱恨沉寂之后,就让我们好好的牵着手,回到最初吧。回到最初,我爱你,你也爱我的那个时候。

彼此——同心同居,携手白头。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