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

小说:传家作者:雕栏玉砌更新时间:2018-12-12 01:19字数:822874

第二零四章

“小姐,小姐!广州来信了!”张凡像个大孩子般的冲进小院。惹的院中的下人侧目不已,张家两位管事向来老持稳重,怎么今儿个像是得了失心疯似的。

程水若此刻正沐浴在春日暖暖的太阳下,惬意的靠在躺椅上,手中捧着一本医书,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清茶以及几碟小点心。

院子里的花儿开的正灿烂,这五年里忙里偷闲,院子里到处都种满了她从四处搜集来的花花草草,一到春天便是满园飘香。

合上书,抬起头起身去迎张凡,程水若笑道,“什么喜事儿,竟然让你这么开心?”

张凡挥舞着手上的信,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咱们,咱们的船从海外回来了,带回来了许多的珍奇物件,据说,据说还有好多金子!”

一时间又觉得说不清楚,干脆将信塞到程水若的手里,“小姐。你自己瞧吧!船一到广州,沈大老板就派人送信过来了,说是要请你过去呢!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真的?”程水若一把接过信来,一字一句的仔细瞧下去,沈诚的信写的很简单,只是说船行出海以后经历了许多的艰险,历经四年放才能归来,就算这样,也没有将所有的地方都走完,不过,此次的收获甚丰,远比就在近海做贸易来的高,具体的事情要请程水若过去一起探讨,他希望还能走的更远一些。

“真回来了!”千盼万盼,望眼欲穿,曾经千百次的以为沈诚一行人是无法回来的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她绝望以后竟然传来这样惊天的喜讯,程水若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来回走动跑跳,张凡也是在一边乐呵呵的傻笑,为了这一天,他们盼了多久了啊!

“明天就去!咱们明天就去!”程水若一边绕圈子,一边激动的道。

张凡道,“行,我立马就去准备!”说着就要往外冲。

程水若依旧沉浸在喜悦之中,恨不得立马就飞到广州。想当年,飞机在天上飞,两三个小时就能搞定,这时代即便是最便利的水运,也要花上大半个月时间,太熬人了。

想到这里,便迫不及待的往自己房间跑去,她要先把衣服收拾好才行,现在小环管着外面的事儿,霁风也开始跟着张扬忙活,身边虽然有两个小丫鬟,她总觉得用起来像奴役童工,宁愿自己多做一些。

跑到一半就撞上了去而复返的张凡,与之同行的还有张扬。

“小姐,我听说你明天就要到广州去?”张扬问道。

对于如今管着自家在豫州城所有事务的张扬,程水若是尊敬无比的,停下来道,“是啊,广州城来信了,说是出海的船回来了,我打算过去一趟。”

“打算呆多久?”张扬道。

这话倒是让程水若愣了愣。如今豫州城在新任的知府管理下越发的严厉了,因为注重军事,所以对民间征重税,特别是商户,程水若也是靠着刘家和黄家留下来的人脉关系才能稍做发展,说起来因为那位知府的行事,这豫州城商户的日子越发的难熬了,因程水若是这豫州城内少有的富户,又没有什么根基,前几天那位知府大人又跑上门来化缘,但是程水若并不想给。

凭什么啊?

银子大把大把的给出去,却换不来半点儿好处,偏偏别人手握重权。

说起来,若非这位杀鸡取卵似的对待本地的商户,程水若想要一枝独秀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而豫州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难熬了。

将她当成*人民公敌对待,还一脸的恩赐,也不想想她为豫州城的百姓提供了多少的就业机会,若非她领头来做这些事儿,豫州城能有那么多钱给他挥霍么?

上次的交谈不欢而散,如今的程水若也是有些门道的了,快餐店开到了许多的地方,给黄家等人带来了许多的好处,自然他们要投桃报李,那位知府想动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这种情况当然只有她坐镇的情况下才能维持,她可以等那个知府上门来求她,可是,若是她走了呢?

没有家主的人家。这些人都只能让人揉圆搓扁。

看见程水若的脸阴晴不定,张扬道,“说起来,我也正想跟小姐提这个事儿,最近有不少衙门的人跑到咱们的铺子上来找麻烦,小姐,这豫州城是呆不下去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搬离此地吧。”

说起来,程水若在豫州城其实没多少产业,本地的发展空间本来就小,当意识到这位知府人不怎么地道的时候程水若就有意的往外扩张,自然,这些钱都比不上从海上得来的那一份儿。

离开这里么?

程水若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不可以的,她本就是无根的浮萍,没有哪里不能呆下去,对哪里都没有依恋,即便是住了六年的地方又如何?

这个地方的产业也不是不能抛弃,她的田产多半都在江南等富饶之地,本地的田地还是最初官府奉送的那些,就是这样,如今的苛捐杂税也让那个庄子没多大的出产了。

怨声载道,用这个词来形容如今的豫州城绝不夸张。这五年皇帝一步步的稳定了自己的权威,整个国家的经济却是每况愈下,国库入不敷出,因此那些官员才会将手伸向他们这些商户。

在这个地方已是不能像往日般自由自在了。

而广州城的情况却是蒸蒸日上,不得不说当初让楚怀沙留在广州是个明智的抉择,马家倒了,沈诚和胡家的目光又放在海外,楚怀沙便将程水若用在豫州这一套改良在广州实行,如今的广州城商贸繁华,据说比起五年前可谓天上地下,便是比起江南等富饶之地也是不差的。

在广州经营五年。楚怀沙也变了,可以从他来信的字里行间看出来,他甚至组建了一只类似军队的队伍,跟朝廷派去的知府虚与委蛇,却是将广州城管理的井井有条,造福一府之民。

跟沈诚和胡家的相处也找到了正确的定位,楚怀沙的地盘是广州城,上了岸,便遵守他的规矩,楚怀沙与沈诚和胡家方便,沈诚和胡家也投桃报李,在海面上相安无事,想必日后还可以继续下去。

如今的广州城虽不说路不拾遗,民风却是尚佳的,出了事,别人第一个想到的不会是官府,而是要去请楚怀沙决断,可见民心所向,他甚至带领着广州城的百姓打退了好几只海盗队伍。

朝廷这个烂摊子是不知道会如何收场,楚怀沙估计是不会回来的了,此人秉正刚直,在这个时代的大流之中时运不济,却终究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也算圆了他的这一场梦。

接下来程水若的打算是先到广州呆着,这个王朝的兴衰祸福与她已经没有干系,天灾可以救,人祸却是无能为力,若是起了战乱,广州城出海避祸也不是不行的。

想到这里,程水若道,“将这边的事情全部结束掉,半个月之内,然后你南下来寻我们,我和张凡先下广州去安顿,三天之后启程吧。”

张扬点点头,“那家中的家人呢?”

“乐意跟咱们走的就走,不乐意的看他们在咱们家呆的日子长短。各自发上一笔钱让他们自己谋生去吧。”

说要走轻松,真正要收拾的时候才发现有多少的事情要做,收拾东西,典卖家中的物品,又去到每一户关系好的人家辞别,再跟家中要离开的老人叙话,忙忙碌碌两天下来才把事情办了十之二三,程水若却是等不得了。

只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

踏进这间院子的时候,程水若才发现自己是第一次来,小院有些杂乱,单身的男子,身边除了一个小童和一房管事,就没个贴身照顾的人,便是这个男子在这个地方等了她五年时间。

扳着指头算算,如今的程水若已经二十一岁了,在现代是青春年少,在这个时段却是老姑婆了。

而方白芨比她大三岁,若是成亲早的家庭,二十四岁的男人有的都可以当爷爷了。

院子里晒着不少的书,老管事激动的带着她往里走,盼望了多少年了,这位程姑娘总算是上门来了。

接到小童通报的方白芨从屋子里冲出来,满脸的笑容,手上还捏着一本书,当年的还带些稚气的青年此刻已然满身的儒雅,五年时间,每天替人治病或是寻药看书,皮肤黑了些,身上的气质却是沉静了许多。

不待方白芨开口,程水若便道,“我是来辞行的,明天我要南下广州,以后怕是不会回来了。”

笑容,凝固在方白芨的脸上,他慌乱的揉揉脸,“怎么会这么突然!”

程水若心头闪过一抹不忍,下一刻又硬起心肠来,五年了,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方白芨为她抛弃家人,在这儿守候了五年,只是她生性倔强,再这么下去,方白芨怕是最终只能失去亲人,她就是没有亲人的人,又怎么忍心让别人承受她所经历的一切?

“豫州城已经不适合呆下去了,你也不要再在这里等下去,这些年你都没有回过方家,是时候回去了。”

方白芨闻言点了点头,“是该回去了。”

这些年程水若暗示了他许多的东西,虽不说,他心中却是明白,他们之间的那道隔膜并非一人之力所造成,说起来,是他一直执拗,总以为只要努力就会有希望,即便感觉到会有这一天,却是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他以为两人会这么天长地久的继续下去。

只是,他还有他的责任,方家已经

远远不是当年的方家,如今的程水若羽翼已丰,无需他的照顾一样可以过的很好。

程水若努力的扯了扯嘴角才能难看的笑出来,方白芨道,“不要这么难过,我会找机会过去探望你的,记得给我写信,白苏也很挂念你呢。”

没想到竟然是方白芨反过来安慰她,程水若点了点头,逃也似的逃告别离开。

走出院子的时候,她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这份感情太沉,她真的承受不起。

再次清点了物品,确认了没有遗漏,将家中的一切搬的空空荡荡,动用了一艘自家快捷的船才勉强将所有的东西搬空,并将愿意一起走的家人带走,张扬留下来处理剩下的事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程水若走了。

春天的江水上涨,一路上都顺风顺水,也不过十七八天就到了广州城,只是,程水若这些日子的心总是低落莫名。

船到了岸,小环来唤了她几声才听见,岸边有沈家和胡家派来的管家,茶夫人甚至亲自来了,程水若在船上看见岸上热热闹闹的人群,抬步走下去,眼神却是不由得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

广州城的确比往昔见到的发达多了,码头比以前大了三倍不止,周围的建筑物,码头上的工人络绎不绝的扛着货物上上下下,而熙熙攘攘的行人身上的穿着比京城还要华美三分。

“妹子,你可算到了!”茶夫人笑的合不拢嘴,显然是真心的高兴,月余前出海四年的丈夫归来,今天又迎到了久别的朋友。

程水若却是懒懒的提不起兴致,笑了笑道,“姐姐看起来越发的年轻了。”

寒暄了几句,走下船去,让管事们忙活搬东西的事儿,院落依旧由茶夫人安排,竟然是五年前被烧毁的那片地方新修起来的小院。

将程水若安顿下来,茶夫人也发现程水若兴许是累了,情绪不太高的样子,便匆匆的告辞,程水若也不留她,撇开手边的事,心中急切的想到街上看看。

方才的走马观花是不够的,除了感到物是人非之外,却是看的不真切,她心中蠢蠢欲动,却是不知从何而来,随便梳洗了一下,便叫上小丫头与她同出门去。

走在青石板路上,环顾四周,却是终究找不到那一抹心慌的来源。

已是物是人非了呀……

“程姑娘?”带着一丝不太确定的问句。

抬头,不远处一青衣男子傲然而立,眉间的儒雅不再,反而平添了几分匪气,只有目光温和如旧。

“楚……怀沙?”

…………………………………………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楚怀沙淡淡的笑着。

“豫州城呆不下去,我就来广州了,听说你把这里治理的不错。”程水若道,理清了心头的心慌来历,她有些不太自在。

看着程水若故作冷漠的脸,楚怀沙道,“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程姑娘了。”

这话,似有些牛头不对马嘴,“怎么会,我总是会来看看的。”

没有管程水若在说什么,楚怀沙自言自语似的继续道,“后来听说沈家的船从海上回来了,我就在想,你一定会来。然后,今天有人告诉我,说是在码头看见一个像张凡的人,茶夫人又亲自去接,我想,一定是你来了。”

程水若笑了笑,楚怀沙又道,“你为什么没有嫁给方白芨?”

程水若一愣,低头,苦笑,“你该明白的。”这事儿,她不乐意提,楚怀沙该懂的。

楚怀沙道,“我自然明白,你花了三年时间,为一个名声狼藉的死人洗脱罪名。”

“这是我欠你的……”程水若抬头,望着楚怀沙。

楚怀沙摇摇头,“很多时候你看起来精明,却是看不透问题的本质,哎……方白芨如是待你,足足等了你五年,已是不顾方家人了,方家人也没有话说,毕竟,他们欠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还是不同意,你真想不明白?”

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明白的晚了点儿而已,眼前这个男人与她的距离岂是千万道的鸿沟。

“你心中所想,我尽数明白。”

“啊?”程水若惊讶,他会明白么?

楚怀沙微微笑着,“知道我当年为何会做出那件事么?我若不说,或者是换个人来说,你定然会避开去的。因此,我以为该当面告诉你,我楚怀沙虽无能,在正常的情况下也不会做出那等傻事来!”

程水若有些懵了,他是什么意思?

楚怀沙摇摇头,眼前这个女人,果然到了关键时刻就是傻乎乎的,不是他想邀功,有些事不挑明了还真说不清楚,“换了别人,我绝不会这么做!那只是因为是你!”

那只是因为是你!

耳中犹如一声炸雷,回响的尽数是这句话。

“你……你跟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楚怀沙笑。

“你不管自己的誓言了?”程水若不敢置信的望着楚怀沙。

楚怀沙道,“我楚某人此生违背的誓言又岂止这一个。我还发过誓,你不来,我若遇不上了便罢了,若是你回来,自然要与你说明白。”

“你就不怕两个誓言相违背,老天爷劈死你?”

这个女人!

楚怀沙一向的好脾气快被她磨的没耐性了,咬牙切齿的道,“若是有苍天,那么多善男信女为何不得善终?若是有苍天,为何天下苍生凄苦却无人过问?人,只有信自己,靠自己,与人斗,与天斗,方能成就心中所想!你若乐意,不怕与我这朝廷钦犯亡命天涯,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终章……本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